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_第11章 坏掉的锁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章 坏掉的锁头 (第2/3页)

白氏那姓黄的外甥。”

  邵韵诗耳力最佳,皱眉点头,“就是他。”

  她在祖母那边遇上过,就是这个声音。

  梅园小径外。

  “表妹,这里的环境好是好,就是太单一了些。”黄外甥,黄春生道。

  邵秀雪这位黄表哥,家境一般,父亲同邵父是同事。

  当初,白氏和邵父就是黄姨夫介绍的。

  黄春生是北大的高材生,家境虽一般,可外祖父家近些年渐渐起来了,时常补贴女儿外孙。

  所以,黄春生外头穿戴不差,出手也有些阔绰,瞧着一派富家公子的架势。

  追他的女生不少,看好他做女婿的人家也有些。

  邵秀雪就以有这样的表哥为荣。

  “这梅园是爷爷摆弄的,他眼光老套了。”邵秀雪见表哥说不好,当即附和。

  两人的谈话声越来越近。

  晓冬和喜妹听他们这么大言不惭的话,直翻白眼,暗嗤那俩个,装什么优雅人。

  槐园梅园墙内外,两种气氛,两样心情。

  邵韵诗怕俩丫头气上头,露出痕迹,连忙给两人使眼色。

  晓冬和喜妹也是知道轻重的,忙忙地捂住自己个的嘴,表示不说话。

  墙另一边。

  “表哥,你别折枝。”邵秀雪见表哥手停在枝头,忙喊道。

  黄春生不解,“这枝瞧着不错,折了好给姨妈插瓶,表妹觉得不好?”

  邵秀雪摇头,“不是这话,爷爷说了,梅园的梅花,没他同意,是不能随便折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这满园子的梅花,折一两支怕什么。”黄春生用力一掰,梅枝断了。

  “呀!”邵秀雪睁着大眼睛,担心了,“这可如何是好?”

  “你担心什么,前头那枝不是被人折过了吗。”黄春生半点不在乎,“咱们回去的时候,背着点人,不叫你爷爷知道,不就没事了。”

  邵秀雪顺着黄春生的手指,看了过去,确实有断枝,“这或许是爷爷同意的。”

  “咦,这枝不像人折的,倒像是被无意间弄断的。”黄春生走近了,细细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